王莽看出皇上的好奇心,既然云云,他也没有什么惧怕了,因

探员  2024-03-31 06:50:19  阅读 77 次 评论 0 条
王莽看出皇上的宁波侦探调查公司好奇心,既然云云,他宁波侦探公司也没有什么惧怕了,因而就编了一个与皇子刘温沟通始末的民间故事来,他切确地说了一遍,刘欣听完,其实已知他的这个故事必有所指,可王莽不道破,刘欣也无法通晓其用意。刘欣没有去管这故事的深意,他依旧将其看作民间故事罢了,他说道:“王爱卿,那依你之见,他的这个侄儿该不该认他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叔叔呢?”王莽道:“臣下感到,该认,血肉亲情,怎能割舍,不认岂非犯了不孝之罪名?”刘欣道:“爱卿说的是,是该认,该认,爱卿呀,朕觉得你不会可是为讲云云故事而留住吧,说,底细有何事?”王莽之前已有铺垫,此时说出刘温之事,时机应该可以了吧,他说道:“陛下,臣适才所说,并非故事,而是却有其事,而且,还和陛下无关。”刘欣诧异道:“怎么,和朕无关?王爱卿,底细什么回事?”王莽道:“皇上,适才所言之人,乃赵常正在亲生皇子刘温,他乃先皇元帝之血脉,他流落江湖二十多载,历尽陶冶,也是空儿认祖归宗了,请皇左右旨吧!”刘欣听完,他心想,自己何时有这样的一个叔叔?若真有其人,他岂不是先帝成帝之手足?一时之间。刘欣也是无从选择,他说道:“依爱卿之言,如其人为真,他岂不是朕的皇叔了?此事相关巨大,朕怎能做主,朕得禀明太后,查实其身份才行!”王莽道:“有赵常正在证实,其身份又有何问题?皇上,此事还得从速呀!”刘欣有些不满,他说道:“王爱卿,朕说了,此事相关巨大,不可草率行事,待朕与太皇太后说了,再行定夺!”王莽向来观人于微,见皇帝不满,他不好再紧逼,于是不再谈话。刘欣见状,却笑了,他说道:“王爱卿,你也不必费心,你既然提到了,朕自会放正在心上的,对了,刚才师丹师爱卿所说的限田限奴婢之议,爱卿可有认识?”王莽先是看了他一眼,见他彷佛很火急通晓王莽的意见,他也不作隐蔽,说道:“回陛下,臣感到师大人之提议,极好,此可以和缓百姓对朝廷的不满,利大于弊呀!”刘欣道:“哦?真的好?此地就我宁波市调查公司君臣二人,爱卿无须有顾虑,要照实说来!”王莽道:“臣觉得真的很好,皇上,现在之全国,豪强显贵,糟蹋矮小,屡见不鲜,追其本源,皆因百姓无田耕种,以至卖身为奴,他们无权无势,遇到主人鞭打,也是投告无门,久而久之,心中便有怨恨,若治理不当,必引发全国动荡,到时,朝廷不安,又岂是社稷之福?”听了这些说法,刘欣终归下定决心抑制豪门了,他说道:“好!朕明日便下旨,宣布世界限田限奴,此事,朕就交给左将军、太子太傅师丹全权治理了。”刘欣看了看王莽,心中较为合意,他正本也知王莽精明强悍,就事顽强,深受百姓青睐,他是爱才的。可现在,丁、傅两家,终究和自己最亲,他也是极为看中,又不可以全将大事交与王氏一族处置,若是王家可以和丁、傅两家专心同德,那是再好不过了,可朝堂历来皆是争权夺利之所,他的但愿,只要落空了。王莽当初答允百里寻梅帮忙上报皇子一事,是怀私心的,王氏一门,虽多人位高爵显,可争气的却没有几个,若不是有太皇太后坐镇,或许王氏一门已被他人赶下朝堂了,这一点,王莽心境最是清晰,所谓居安思危,王莽想的相等长远,他认为,想要立于不败之地,不得不借助一些外力,若刘温可以认祖归宗,以其身份,也是一股力量,王莽互助,他必感恩,到时也多了一份力量,于自己是百利而无一害的,今见皇帝没有明言认祖归宗一事,心境有些失落,可皇帝亦没有将话说绝,其实也还无机会的。现在,就只要看太皇太后的意思了。王莽辞别刘欣后,便隔离了皇宫,朝王府走来,他刚到家门,便遇到百里寻梅正在那里等待了,她见王莽过来,便迎了往时,说道:“舅舅,您回来啦!”王莽道:“寻梅,你怎还没回府?”百里寻梅调皮地道:“当然是等舅舅了。”王莽也笑道:“好个女仆!舅舅逼真你正在等什么,走,咱们屋内说吧!”百里寻梅、封玉婷随他进去了,到了客厅,咱们命人端些茶水过来,又让她们坐了下来,他说道:“寻梅呀,不瞒你说,之前你所说的事,舅舅已跟皇上都说了。”百里寻梅道:“那,皇上他……怎么说?”百里寻梅盼望听到好新闻,说起话来,她有些紧张。王莽道:“皇上他没明言,说是要先查证其身份,也要报给太皇太后通晓。此时预计没有什么结束的,还得等!”百里寻梅很不解,她说道:“这明摆着的事,为何还要查明身份?有太妃为证,岂非还不够吗?”王莽道:“皇家之事,我等又岂能尽知,寻梅呀,我看,就等等吧!”要说等,百里寻梅还真等不了几何,她还要为班婕妤追寻那千年雪莲呢,耽误太久,对娘娘是大大不利的,可现在皇子认祖归宗尚未解决,她也走得不安心,故而只要先忍让再说了。百里寻梅通晓工作原委后,也不再扰乱王莽,与之告辞后,便携封玉婷走隔离了王府,他要回百里府中,将此事告知众人通晓。周梓涵、谢思陵等人游玩了一日,这时也回府了,他们走进客厅时,便看见百里寻梅和封玉婷已坐厅中,有说有笑,好不惬意!谢思陵说道:“原来你们两个已返回了,不知事办得奈何了?”见他们皆返回,百里寻梅感想很温馨,她一听谢思陵问及此事,表情忽然变得认真了起来,她今日可没带来什么好新闻,不知要怎么说才好。谢思陵追问道:“寻梅,底细奈何了,你倒是说说看呀!”周梓涵见百里寻梅略有所思,欲说又止,他说道:“怎么?工作不顺?”百里寻梅这才发话,说道:“是呀,是有些不顺,今朝只要等等看了,是否失去皇家的认可,也得太皇太后点头才行。”是呀,历来事涉皇家骨血,查明假相是必须的,听周梓涵这样说,众人点点头,也不再多问,此时唯有守候了。
本文地址:http://i.buypm.cn/a/5317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